不辦婚禮不買房!高收入情侶「在19坪破屋租住3年」房子超小卻越住越幸福

貓鼻頭

2020-03-21 08:00:49

3年的時光~

Dick和Christy是一對戀愛7年的情侶,

Dick是廣告公司職員,Christy是空姐,

他們現在租下的家,

在香港「貧民窟」深水埗一棟舊樓裡,

65㎡,位於7樓,沒有電梯。

他們為了攢錢結婚,

周一到周五全職上班,

周末在家開復古二手店,

一個房間卧室,另一個房間賣衣服,

平時就好像住在一個店鋪裡,

就這樣生活了3年。

他們無所謂隱私:

「肯爬7層樓上門拜訪,

都是有誠意的客人。

Christy已經接受Dick的求婚:

「年輕人結婚是否一定要買房,

人生一定要這樣?

我們可能問自己更多一點。」

在香港,有3種類型的住宅:

公屋,類似廉租房,人均居住面積不足3坪;

居屋,類似福利房,政府低價賣給市民;

私樓,類似商品房,18坪以上就算豪宅。

只有不到9%的家庭,才能買下「豪宅」,大多數人處於蝸居狀態。

深水埗,是香港出了名的貧民窟。找到一棟不知名的破舊唐樓,再氣喘吁吁地爬上7層樓梯,就來到了這家名叫「Sunfafa」的復古二手店。

這裡也是情侶Dick和Chrisy的家。他們今年30歲,從大學時代戀愛至今,已有7年。「Sunfafa」的意思是太陽花,Dick解釋,「剛剛拍拖的時候,我經常買太陽花,用畫紙包住,經常這麼送給她。」 小店因此得名。

60平米的家裡擺滿各種二手舊物。兩室一廳,一個房間賣古著,另一個是卧室,必要時也可以作試衣間。這裡只在周末限定開放。

小家越住越幸福

3年前,Dick花了3個月找到這個位於深水埗「唐七樓」的小公寓,搬進來住,並改造成復古二手店。

「很搞笑的,我們那時候和地產說,想找一些舊的房子,他們不相信,因為很多人都想找新一點的房子。他們覺得我們在開玩笑,不知道我們是不是用來拍戲。」

因為賣舊物,所以他們想到了香港的舊式唐樓。房子的裝修、業主的傢具都很懷舊,地板是一格一格的馬賽克,有老香港的味道。

香港低樓層的唐樓單位,幾乎都已經分割成劏房(即房中房,可租給好幾個住戶),要找到18坪的完整空間,必須往高樓層走。

「如果真的在低樓層,這麼大的面積,反而租金貴一倍都說不定。」

這裡既是家,又是店。家裡的二手舊物,大多是空姐Christy外出公幹時從世界各地的集市、小店淘來的,挑選的標準只有「我喜歡」。

一進入門口,就看到小桌子上擺滿小物件,有錢包、手錶、小杯小碟、郵票。通向廚房和衛生間的走廊,也放滿復古舊物。

客廳是小情侶平時生活起居的地方,陳列了一些復古的女裝和包,由老闆娘分管。

兩間卧室,左邊放滿老闆自己的二手男裝,右邊是卧室,也是開放給客人的試衣間。

對於家裡沒有隱私,小情侶覺得無所謂。客人來了,就像在家裡招呼朋友一樣,自己喜歡的東西都可以拿出來分享。

「反而他們一進來會有一點不自在,好像進入別人家裡。慢慢看到我們的裝修,回憶起他們小時候住過的唐樓;看到我們收藏的東西,想到以前爸媽也有;再看到我們家書櫃裡的書和電影,了解了我們的興趣,就開始很放鬆地聊天。」

客人少則一兩個,多則一天20個,總之肯爬7層樓上門拜訪,小情侶都熱情招待。「就算沒有人來也是在家裡,不用太擔心生意。」

喜歡復古,是因為窮

因為Christy常常外出,出差、淘貨,一個月才回香港兩三次,平時大多數時候都是Dick在家看店。他還在Sunfafa的Facebook專頁發布各種二手物件的照片,配以一些或暖心、或黑色幽默的段子:

「每次急著出門,匆忙中總有些東西會躲起來,怎樣都找不到,好像鑰匙、髮夾、電話,和喜歡我的人。」

「讀了這麼多年書,有些道理還是知道的,例如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有錢人。」

「特別怕熱,可能是因為出自寒門。」

說起為什麼喜歡復古物件,Dick說,以前讀書時很窮,沒有錢,只買得起二手的東西,於是經常去二手店淘5元、10元的二手衣服。

Christy大學時讀電影專業,經常去香港某家有特色的二手店找戲服。「有時候我逛的時候,都會看到他在那裡。」

兩人因為對古著的共同興趣結緣。剛談戀愛時,他們經常在二手店流連得很晚,逛到凌晨1、2點,很多店鋪關門了,還不想回家。

買了很多東西回來,又沒有錢,他們就開始賣。一開始在網上賣一兩個包,後來又到香港的市集去擺攤,慢慢就發展到家庭式經營的小店。

Christy從世界各地淘不同的復古物件回家:在日本挑選適合亞洲人身型的古著,在歐洲的周末集市買一些杯碟之類的生活用品。她在旅途中不停用手機拍照,發給Dick詢問他的意見。

「有一次在阿姆斯特丹,逛到一家二手軍用店鋪,他很喜歡這些東西,我就拚命拍照。最後他居然叫我背一個陸軍的鐵背包回來,我就背著走了整天,又繼續買滿整個背包,好像體驗以前軍人的生活一樣。」

雖然是舊貨,其中還是有許多件Dick和Christy捨不得賣的寶貝。

Dick有一件T恤,是木村拓哉在電視劇《悠長假期》的同款。「有一段時間,我們兩位都沒有工作,又很窮,單靠著Sunfafa時不時擺一下攤賺錢度日,那就好像我們的一個悠長假期,就什麼都不要理,當是神給你的一段日子。」

Dick當時在網上看到這件衣服,立刻就買了下來,收到才發現很小,只有像木村這麼瘦才穿得下,就作為一個青春的紀念。

Christy曾經在一個二手空罐鋪為Dick挑選過一件生日禮物。這個玻璃罐裡面有一個眼鏡,喝完才能發現。她覺得Dick是個書生的樣子,就送這件禮物給他,鼓勵他繼續寫字。

Dick卻說:「收到的時候是一支酒,她說你喝吧,喝了就發現有東西在裡面。沒想到今年我才喝完它,才看到眼鏡,是一個醞釀了三年的過程。」

還有一對陌生的老夫婦,因為搬家后很多東西沒地方放,就通過網路聯繫Dick和Christy,想送一些閒置二手舊物給他們。

「去了他們家裡才發現,婆婆是神級的收藏家。她和先生年輕時也開復古店,不斷說以前的故事給我們聽,說我們像他們小時候的樣子,最後還送給我們一些棋盤、維多利亞風格的餐具。完全陌生的人,因為舊物分享自己的故事、打開自己的心,我們都覺得很感動。」

感謝你贊助我們結婚

Dick和Christy小時候都在公屋出生長大,Christy直到上大學才知道,原來還有人住豪宅。

「香港很多人都會覺得,公屋是社會地位比較低的地方,用很便宜的租金住在裡面,我們就從這樣的背景下出來。」

住在公屋,鄰里關係卻更緊密,朋友、同學如果是鄰居,也像是家人。

Christy回憶:「舊年代的公屋裡,有很多鄰居師奶賣糖水、補衣服,用自己的興趣去幫補一些家計,可能都啟發了我們Sunfafa現在一個家庭式經營的樣子。每個人如果拿自己的興趣或專長跟大家分享,這個世界就大了很多。」

Dick賣的男裝,也都是自己的衣服。對他來說,周一到周五上班,有很多工作壓力;周末在家看店,和客人聊天,反而是一個舒緩。

「我們有想著結婚,我已經求婚了。很多客人來了說,你竟然捨得賣這些衣服,我就說,我想存錢結婚,將來跟她的日子好一點。」

雖然已經在籌備結婚,但Dick和Christy不準備大辦婚宴,也沒想買房。

Christy說:「如果你要按照社會的模式,很typical地這麼結婚,20萬、30萬就為一晚婚禮,就看你個人覺得值不值。」

香港樓市讓年輕人不得不當租房一族。今年4月,房東就要收回Dick和Christy的房子,改成劏房,如果找不到更合適的空間,Sunfafa實體店也考慮結業。

「我們年輕人的空間已經沒有了。在香港這個社會,不是我們選擇不買房,是我們不能夠買房。我們兩個都不是家裡人可以幫忙的,如果靠自己,就再需要努力一點。」

他們反而覺得,年輕人被社會現實改變,並非壞事,反而是給他們空間去想,如何根據自己的興趣去做更多的事。

「是不是結婚一定要買樓,人生一定要這樣?那我們可能問自己更多一點。」

對Dick和Christy來說,Sunfafa是充滿回憶的地方。他們準備在這裡拍一套非正式的婚紗照,紀念3年的時光。

「結婚照意味著新的開始,這個時候去做,也挺有意思的。」

看更多文章

Download

Down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