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民自學畫畫28年「被譏不務正業」, 妻子霸氣喊話:我來養家!一舉成名轟動畫壇「年收入穩破120萬」

小蜻蜓

2020-05-12 08:04:54

他喜歡畫畫,但就因為農民出身,卻備受爭議,蠢材、不務正業……他整整被罵了28年,如今他被人們稱為「東方畢加索」、「農民梵高」,終於翻身了!

一個農民,一個畫家!中間差了多少荒僻的鄉野與彩色的幻想?可誰又能說農民就不能懂藝術呢?

他是個普通的湖北農民,卻被稱為「東方畢加索」,他曾因愛畫畫被嘲笑,如今他的畫卻震驚藝術界

他的作品大多都被國內外買家訂購,每幅價格在10萬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43萬多元)上下。

他叫熊慶華,一個普通的農民。村子裡,男女老少每天都會起早貪黑,忙碌著自己手頭上的農活,盼望著來年的豐收。

而他,卻不一樣!雖也每天起早摸黑,卻對農活毫無興趣,但他並非無所事事,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外,他會獨自一人躲在房間,拿著畫筆,一筆一筆的畫著...
受到周圍人無情的嘲笑。


「一個農民孩子,畫什麼畫?」
28年來他「不務正業」,揶揄諷刺更是從沒斷過
村子裡的人都繞著他走,他走遠了,他們還在身後罵他。因為他不工作、不打工,只曉得畫畫,被認為是不務正業,怕他帶壞他們的子女。要就讀書,要不然工作或打工,農村裡是不能躺閒人的。賺了錢,人家打麻將都喜歡叫你;沒有錢,你畫個菩薩也沒人看

熊慶華從小就愛畫畫,對著照片,三描兩畫,作品就出來了,老師同學都誇獎,堅定了他畫畫的決心

就在要升入初三的那個暑假,熊慶華不顧家裡人的反對決定中斷學業

家裡人對他越來不理解,小升初時,熊慶華曾以第一名成績升學
熊慶華覺得畫畫耽誤了他太多寫作業的時間,成績不好,學是實在沒法再繼續上了,想在家自學美術,此前這個想法從來沒有跟家裡溝通過。父母並不知道,其實熊慶華從初一開始就不太想繼續讀書。
中斷學業後除了開農忙時節,他都宅在二樓的雜物間讀書繪畫,不管旁人冷嘲熱諷
而更關鍵的是,他畫的還是村民們看不懂的那種

他的家鄉在湖北仙桃市農村,家裡有 30 多畝地,按理說,他只要安心種地,衣食總是有保障的
父母曾經把一口魚塘交給他,讓他管理。但他卻只是一心畫他的畫,沒有畫筆畫紙,他就用樹枝在地上畫。在魚塘邊上待了三年,熊慶華的畫畫功力突飛猛進,從來沒正規學過畫畫的他,畫的飛鳥魚蟲栩栩如生

父母見他像入了迷一樣,擔心他成為畫痴,就想趕緊給他介紹個姑娘成個家,讓他收收心
熊慶華結婚後,妻子和公公婆婆下地忙農活,熊慶華除了雜物間的上百幅畫,一無所有每天下田勞作歸來,妻子還要做飯洗衣,伺候他這位埋頭苦畫的「才子」。熊慶華除了畫畫,連給家裡換燈泡這樣的小事都做不好
付愛嬌不僅毫無怨言,還無限寵愛地說:
「我們分工不同嘛,慶華只要一畫畫,就感到快樂,那裡面有他想要的世界」
熊慶華不止一次對人說,妻子是世界上最懂他的人

熊慶華苦畫多年,卻始終沒有賣出過一張畫作。他嘗試著設計不同圖案的手工生日卡,拿到集市上去賣,但因為太「文藝」,在農村沒有多少需求量,換不了幾個錢
創作時,熊慶華買不起亞麻畫布,只能用廉價的油畫紙湊合。付愛嬌看到丈夫的畫因受潮油彩褪色,很是心疼:「你別省錢了,以後我幫你買畫布。」
熊慶華心裡既感動又酸楚

2001年秋天,兒子熊邁迪出生。熊慶華興奮之餘難免犯難:有了孩子,奶粉、尿布開支大,再閒著,孩子要餓肚子了。他開始在村裡打零工賺錢,但大部分開銷,還得靠父母接濟

轉眼兒子3歲了,熊慶華拿不出讓兒子上幼兒園的學費。從不發脾氣的付愛嬌,終於忍不住對熊慶華怒吼:「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盡頭啊!」
這是兩人唯一的一次吵架。熊慶華長久地沉默,付愛嬌後悔傷害了他,誠懇地向他道歉,並對他說:「要不你在家照顧孩子,我出去打工賺錢。你畫畫,我養家。」

等春節看見付愛嬌回家時,不僅雙手長滿了老繭還消瘦了很多,熊慶華心酸不已,熊慶華把4歲的兒子交給父親,跟著出來嘗試一下,希望找到與美術相關的工作:「聽說畫畫可以賺很多錢,對外面有了些幻想」
結果,熊慶華將妻子給的150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645元),當了職介所的中介費,之後卻發現被騙了
後來找到一個模型廠,他畫了一幅姚明打籃球的畫作為面試,主管很滿意,要他交215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保證金後就可以上崗。由於職介所的心理陰影,熊慶華覺得交錢都是騙人的,轉頭就走
最終,他進了一家五金廠。在重複的流水線上,處理一個零件賺兩分錢,別人一天能處理一兩千個,他只能做兩百多個。一個湖北的老師傅笑他速度太慢,熊慶華感覺受到了鄙視,「特別失敗,連一個老人都不如」。三天之後,他就離開了

2005年,熊慶華又聽從深圳回來的人說起「大芬村」,那裡會集了兩三百家書畫藝術類的門店
他再次到深圳,拿著自己畫的大臉人物畫去面試,人家一看,「這是什麼呀?」 有家店拿出一張以前畫殘了的人物畫,讓熊慶華修復
拿到手之後,他把臉畫得又紅又誇張。對方一頓訓斥,「你這是在搞什麼?!」
實在混不下去,熊慶華再次敗走

過去的十幾年,熊慶華成了村裡唯一的「留守青年」
換了好幾份臨工,拿著微薄的收入埋頭畫畫。連自己大兒子六年級以前的學費,都是熊慶華父親幫助交的。鄰里視他為「怪人」,不務正業
老天是不會虧待任何一個為了夢想堅持努力的人

2009年的一次親友喜宴上,遇到初中同學雷才兵,看見闊別18年的熊慶華已經從包子臉變得顴骨嶙峋。這讓他很好奇。而「在家畫畫」,這個回答讓雷才兵驚異了很久。


初中畢業時,雷才兵受熊慶華影響,選擇師範學校美術專業。學成後,當地的美術老師名額已滿,只能教數學。此後,去了深圳,再沒畫畫。
「村裡是能賺錢就沒有風言風語」

已經有親戚在宴席間悄悄跟雷才兵議論,熊慶華是個「怪人」

在熊慶華家,入眼的雜亂讓雷才兵吃驚。畫室是平房加蓋的二層樓,18.15坪的空間隔出三個房間,一間是熊慶華和妻子的卧室,另外兩間都是畫室。大罐顏料堆滿一地,畫架和畫板橫在中間,床上是28年來全部的畫,素描、國畫、油畫各類都有

有幅畫上,兩隻大風箏飛在大片的油菜花上,牽線的人幾乎和小路融合。雷才兵一下看見小時候的光景。還有一張牛拉車的圖,一車的麻袋貼著坑窪的路面,牛沖著藍天,趕車的農民懸在畫面上方。這是熊慶華在2005年之後慢慢形成的風格,用飛旋的感覺勾勒自由「這是江漢平原上的生活」

雷才兵被這類寫實的創作打動,用相機拍下傳到幾個論壇上。看見網友開始留言評論,雷才兵連忙讓熊慶華找地方上網,註冊會員跟網友交流
接下去的5年,帖子累計了百萬點擊量,這是熊慶華遠未想到的結果。這麼多年,熊慶華習慣了把畫掛在屋子裡自我欣賞,看厭了換下來,再掛新作上去
如果沒有這一次的網路傳播,熊慶華已經動了放棄繪畫的心

2010年春天開始有人打電話找來買畫。第一次是位上海女士,因為熊慶華不善言辭,對方又找雷才兵談。雷才兵勸他賣畫,賺些顏料錢。熊慶華以5000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2萬1)賣了5張,「只覺得1000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4300元)一張是底線」

父母和鄰居的態度都180度轉彎,他們很詫異,這畫還能賣1000元人民幣

自從熊慶華開始賣畫之後,妻子也從深圳回了家
2010年,大約有10人要熊慶華的畫,他普遍開價3000元(約新台幣1萬2900多元)。最高的一次,是一幅關於老鷹捉小雞的畫和一幅關於跳繩的畫,各1萬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4萬3000多元)賣給了成都一家畫廊。有了收入之後,他買了台電腦和一台相機,註冊網站會員自己上傳畫作

2015年他的首個個人畫展在藝術家雲集的北京798舉辦。他因繪畫遭受委屈、嘲諷的壓抑生活裡,終於照進來一縷光亮
畫展結束後,熊慶華回到仙桃農村老家,看著已經被自己畫滿唐吉訶德、爵士等人物的牆壁,開始默默在心底勾勒一幅圖景——他決定為自己建造一個畫室

熊慶華親手構建的異域風情的「小別墅」

床頭上的作品是熊慶華畫他的妻子

熊慶華一手設計的畫室落成於自家池塘前。通體玻璃構造,硃紅色屋檐、綠色尖頂,簡單的木質圍欄,被水生植物所簇擁。旋轉樓梯、北歐白、噴泉、雕塑……隨處灑落的文藝「關鍵詞」,讓這座「城堡」在一片農房中鶴立雞群

熊慶華說,這個房子是我從小的夢想,但不是很滿意,沒辦法,農村找不到更好的建築團隊,稍微複雜點的房子就蓋不了。很多地方都是我自己動手做的。我想有的都有了,莊園夢、繪畫夢都實現了

如今,熊慶華跟北京一家藝術機構簽了約,可以安心畫畫。也有了每年 30萬人民幣(約新台幣120多萬)的保底收入,然而,他對物質的欲求仍然很低。儘管他被稱為「中國畢加索」 ,他在繪畫界的聲望並沒有刺激他去追名逐利

如果當年放棄畫畫,出去打工賺錢,可能現在家裡又是另一番景象了。責任和夢想有時候很難一起實現,熊慶華是幸運的,現在成功了可以回饋家庭了
即使成功了可他依舊不修邊幅,布衣布鞋,拒絕了眾多高大上的要求,選擇待在農村,繼續沉浸他的繪畫世界裡。
誰說學畫畫是不務正業?熊慶華用實力證明讓那些嘲笑他的人自慚形穢!

看更多文章

Download

Down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