嫁豪門遭欺壓!當紅女星葉蘊儀「公主成棄婦」5年失去一切 多年後再現身「緊抱孩子大哭」:我是自己的女王

貓鼻頭

2020-05-27 08:02:52

香港女星葉蘊儀當年以清純可愛形象出道,在80年代末期迅速竄紅,當時曾在節目上受訪,由於帶有粵語口音,開口自我介紹:「大家好,我叫葉蘊儀,我今年『洗腳水』(十九歲)。」說完逗得現場哈哈大笑,也讓大家對她印象深刻。

葉蘊儀19歲那年,有次到台灣宣傳新專輯。

在綜藝節目上,主持人問她:「葉蘊儀,你覺得你最像什麼?」

葉蘊儀搖晃著腦袋,想了很久:「娃娃。」

主持人有些吃驚,隨即逗她:「那你最大的願望是什麼呢?」

這一次,葉蘊儀沒有任何猶豫:「我想當城堡裡的公主。」

她的聲音清澈而響亮。

但,誰也不曾料到,說完這句話不過八年時間,她便從「公主」變成了豪門棄婦。

27歲,是葉蘊儀的噩夢。

她的演藝事業全崩塌。身材嚴重走鐘。就連她的豪門婚姻,也被丈夫逼到絕境。

一夜間,她喪失了所有。從人人艷羨的玉女巨星,變得生活黯淡無光。

可即便這樣,丈夫仍不放過她。

他公開對媒體說:「不是我不愛她了,我也是逼不得已,你們知道嗎?她的需求特別旺盛,我每天工作那麼累,怎麼應付得了。」

話語一出,記者們驚愕。

但葉蘊儀什麼也沒說。

她不解釋。也不抗議。更不曾流露出任何悲傷情緒。

只是,媒體爆料,在夜深人靜時,葉蘊儀反覆在紙上寫:「這一天終於來了,他回來告訴我,要和我分開,5年婚姻生活結束,我竟一滴眼淚也沒有流。」

葉蘊儀不是愛哭的女人。

至少,在年幼時,她從未哭過。

她家境不算好,父親是泥水散工,母親身兼三份工,還要教阿姨們跳舞。

雖然不富裕,但葉蘊儀成長得很順利。

父母愛她,上學後,老師、同學都很喜歡她。

她實在是生的好看。

她自小長得好,眼睛大而亮,臉圓圓的,梳著雙馬尾,一蹦一跳。

而這份可愛,也吸引了星探。

13歲那年,葉蘊儀走在路上,突然被一個男子搭訕,稱想請她拍廣告。

葉蘊儀跑回家告訴父母,結果父母竟答應了。

上世紀90年代,這樣的事不在少數。像李嘉欣,就是在路上被星探挖掘,從而走進演藝圈。

而林青霞也是如此。當年她在西門町行走,被人邀請拍《窗外》,從而一舉成名。

葉蘊儀也一樣,因為模樣好,她被星探發掘。

那些年,葉蘊儀代言了無數名牌,如麥當勞與TDK等。

因這些廣告,葉蘊儀被越來越多人發現。

她的人生由此改變。

一年後,有製片方看了葉蘊儀的廣告,又邀請她拍電影。

於是,葉蘊儀乾脆放下學業,拍了人生第一部電影——《呷醋大丈夫》。

在劇中,她不算主演,風頭幾乎被黃百鳴、鍾楚紅掩蓋。

但,因精緻的五官,她還是吸引了不少關注。

後來兩年不到,葉蘊儀又拿下參演《孔雀王子》的機會。

這部電影堪稱大製作,由香港片方與日本聯手協作,請了眾多巨星助陣,如三上博史,緒形拳、勝新太郎,及丹波哲郎,全是大咖。

葉蘊儀沒有辜負眾人的期望,雖為新人,但表現得極好。

她出演的地獄少女,既純又欲,還帶著絲絲俏皮。

結果,電影一上映,在日本引發熱潮。

雜誌《ROADSHOW》甚至將她評為,「全年最受歡迎外國女明星」。

而影迷們,更親切稱她是「香港的後藤久美子」。

意思是,她與後藤久美子一樣可愛迷人。

這部電影的成功,也間接為葉蘊儀贏得另一機會。

多年後,日本名導羽仁未央找到葉蘊儀,力邀她出演《老貓》。

這一次,葉蘊儀又打破固有形象,演得又暗黑又純凈。

《老貓》正式上映後,還被東京電影節官方選為開幕影片。

風頭之盛,一時無兩。

據稱,當時有個媒體做了一次評選,讓日本人選出心中最愛的女星,範圍涉及海內外。

結果大出所料,葉蘊儀擊敗一眾女星,位列第四名。

而在她前面的,是奧黛麗·赫本、布魯克雪德絲和蘇菲瑪索。

這也就是說,葉蘊儀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,不亞於國際巨星。

當然,這只是開始。

一年後,《孔雀王子》又在韓國公映,葉蘊儀贏得更多關注。

電影上映後,她也被韓國民眾評為「最受歡迎外國女演員」。

同樣位居第一。

在日韓兩國,葉蘊儀享受了無盡的榮耀。

這份榮耀依舊在繼續。

因外形可愛,她又被成龍看中,出演了《奇蹟》。

這部電影同樣眾星雲集,匯聚了不少當紅明星,如張學友、梅艷芳、鍾鎮濤,還有名流倪匡與黃霑。

但令人驚奇的是,這些大咖在劇中戲份極少。

有的只有兩句話。

有的只出現過幾面。

更多人,則像倪匡與黃霑一樣,出鏡不過30秒左右。

只有葉蘊儀,從開頭到劇終,她一直是美的、光鮮的,眾星捧月般存在。

後來戲拍完,娛記還拍到一張照片,成龍抱著葉蘊儀,十分寵溺。

其模樣,就像父親對女兒的袒護。

她就是這樣,自入圈以來,運氣爆棚,一路順遂。

尤其是演戲,從未有過障礙。

後來的幾年,她又出演了好幾部巨作。

如《千年女妖》,她與一代女神王祖賢合作。

《笑俠楚留香》,又與郭富城、邱淑貞、張敏搭檔,名氣增長了不少。

但最令人深刻的,還是《神經刀與飛天貓》。

在這裡,她同樣遇到了不少大咖,像梁家輝、張曼玉、張敏等當紅藝人。

可最令觀眾追捧的,並非是這些巨星,而是她與林志穎的互動。

劇中,葉蘊儀與林志穎演歡喜冤家,時常鬥嘴。

尤其是葉蘊儀,一句「他看起來傻傻的」,令無數觀眾心動。

那模樣,又甜又美,靈氣四溢。

她紅了。

但影迷們最關注的,依然是她與林志穎。

據傳電影結束後,林志穎不止一次找到葉蘊儀,邀請她拍MV。

葉蘊儀也答應了。

拍著拍著,林志穎便開始追求葉蘊儀,葉蘊儀婉拒。

當然,一切坊間傳聞,真假無可辨認。

不過,暫時沒有戀愛的葉蘊儀,依舊在事業上奮勇直上。

又一年,她乾脆暫停拍戲,跑去嘗試唱歌。

1992年,葉蘊儀推出第一張專輯《欺騙你的心》。

結果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專輯一發售,立即被搶空。

這也是葉蘊儀的經紀公司沒想到的,因成績太好,他們還買了一條鑽石項鍊,贈予葉蘊儀,表示最高的讚賞。

葉蘊儀拿到項鍊,收藏了起來。

她的好運仍在繼續。

同年,葉蘊儀去台灣宣傳新專輯,作客《鑽石舞台》。

因這次活動,她還打開了台灣市場。

當時胡瓜故意逗她:「葉蘊儀,你好!請問你今年幾歲啊?」

葉蘊儀閃著大眼睛,一臉無辜,用生澀的國語回答:「大家好,我叫葉蘊儀,我今年『洗腳水』(十九歲)。」

這話一出,台下爆笑不止。

自此,「洗腳水」這個稱謂,成了葉蘊儀的代名詞。

當年台媒也鋪天蓋地傳:這是90年代最可愛的女孩。

有媒體不甘落後,專門為葉蘊儀寫了一個專訪,首頁直接標註:這就是「糖瓷娃娃」。

注意看,不是陶瓷,而是糖瓷。

意思是,她甜爆了。

而葉蘊儀帶著這份熱度,又相繼發行《愛的故事》,與《真的愛我就不要讓我傷心》兩張專輯。

不用說,專輯發售後,銷售同樣驚人。

尤其是《真的愛我就不要讓我傷心》,令葉蘊儀闖進新人歌星的行列。

那一年,她在台上反覆哼唱:每次你都會說,你是多麼愛我,我曾如此真心的感動,但為何你的溫柔,總要我苦苦追求……愛到頭是一場夢。

雖是苦情歌,但她未經情事,硬生生唱成了小情歌。

那時她或許不知道,不過數年,她即將經歷這歌詞裡的一切。

如今影星+歌星盛名在外,葉蘊儀在圈內混得如魚得水,一度被稱為「玉女派大掌門」。

其地位,與周慧敏平分秋色。

她成了香港最耀眼的女星。

自那以後,凡是所到之處,皆鮮花錦簇,掌聲不斷。

自然,追求者也不少。

其中一個,叫陳柏浩。

人生走到近50歲,葉蘊儀一定忘不了這個人,不是因為愛,而是深深的恨。

陳柏浩是香港有名的富二代,家族經營玩具產業,身價不菲。

他是葉蘊儀所有的追求者中,最猛烈的一個。

當時,他見葉蘊儀第一面,便將法拉利開到葉蘊儀面前,說:「這是送你的。」

怎奈葉蘊儀不屑一顧。

但她的拒絕,卻令陳柏浩越來越興奮。

葉蘊儀越是拒絕,他越表現得很主動。

自那次後,陳柏浩改變策略,天天跑到葉蘊儀的片場等候。

有時送上熱茶。

有時為她買昂貴的零食。

更多時候,則以柔情攻略,只要發覺葉蘊儀的情緒不對,便上前噓寒問暖,不管她願不願意。

而因他豪門公子的身份,劇組人並不阻擾。

於是,他更大膽了。

一來二去,葉蘊儀漸漸放下了防備。

她又哪裡是情場高手的對手,不到一個月,便被陳柏浩收服了。

他們在一起了。

起初,兩人愛得很熱烈。

陳柏浩除了每日噓寒問暖,還會任由葉蘊儀撒嬌。

有一回,葉蘊儀在倫敦拍戲,由於天氣變冷,感冒了。

這時,葉蘊儀想到男友,立即給陳柏浩打電話,稱自己難受翻了。

結果,她一放下手機,就在當晚,陳柏浩奇蹟般出現在她面前。

他二話不說,牽起葉蘊儀的手,往車的方向走。

很多年後,葉蘊儀才知道,陳柏浩當時人在香港,一聽到自己生病,便立即聯繫私人飛機,趕往倫敦。

帶葉蘊儀看完病,他又將葉蘊儀送了回去。

這個舉動,讓葉蘊儀心裡暖暖的。

她愛的愈來越熾熱了。

而陳柏浩似乎也等不及了。

交往不到一個月,他便打算求婚。

有一天,葉蘊儀正在片場拍戲,突然被人叫住,稱外面有人找她。

葉蘊儀疑惑,按理說,一般在拍戲期間,外人是不會找她的。

但她還是走到門外,結果抬頭一看,愣住了。

陳柏浩就站在眼前,他一席黑色西裝,斜靠在紅色法拉利車門旁,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。

等葉蘊儀走近,向旁邊一看,更吃驚了——

地上擺滿了玫瑰,整齊排成一個心型,每一朵都嬌艷欲滴。

葉蘊儀站在原地,有些不知所措。

這時,陳柏浩開口了,語氣極其溫柔:「阿儀,今天是我們認識一個月了,無論你願不願意,這個玫瑰花就是代表我愛你,長長久久,永不變心。」

說完,在葉蘊儀頭上親了一下。

葉蘊儀的心,猛烈跳動。

或許就在那一刻,她決定嫁了。

同年5月18日,葉蘊儀與陳柏浩舉行了婚禮。

那一年,她剛剛22歲。星途一片光明,未來敞亮而寬廣。

但葉蘊儀毅然放棄所有,走進了豪門婚姻。

據說,結婚前夕,她的父母有些擔憂,不止一次問葉蘊儀:「他們是豪門世家,你真的做好準備了嗎?」

葉蘊儀只是笑:「除了他,我還能嫁給誰呢?」

父母不再說話。

葉蘊儀笑嘻嘻化好妝,等待成為新娘。

那一天,婚禮極其隆重,玫瑰花裝滿整個會場,葉蘊儀一直在笑。

當時還有個特別感人的細節。

陳柏浩為逗葉蘊儀歡心,專門按照葉蘊儀的身材,一比一做了個芭比娃娃,就放在會場中央。

而四周,也都用玩具公仔作裝飾,幾乎重現了童話故事裡所有的場景。

葉蘊儀成了故事中最矚目的公主。

但,誰也不曾想到,這段童話,並沒有維持多久。

嫁進豪門,對於葉蘊儀,並非幸福的開始,而是噩夢的開端。

剛結婚那年,陳柏浩還很遷就她,兩人形影不離,像對連體嬰。

沒多久,葉蘊儀便懷孕了。

但不知為何,懷孕後,陳柏浩突然性情大變,經常不回家。

有時即便回來早,也不願搭理葉蘊儀。

起初,葉蘊儀還會撒嬌、抱怨,但陳柏浩一直稱工作太累,不想說話。

葉蘊儀也不再多說什麼。

沒多久,孩子出生。是個男孩。全家人喜不自禁。

葉蘊儀望著新生命,以為自己終於熬到頭了。

但她錯了。自從有了孩子,她必須將全部精力放在孩子身上,根本無暇顧及其他。

所以從那時起,孩子的一切全由葉蘊儀負責。

她也竭力承擔媽媽的角色。

但這一切還是被婆婆毀滅了。

有一回,陳柏浩又不在家,葉蘊儀獨自照料孩子到深夜,以至於次日起晚了。

當天清晨6點,她起來準備吃早餐。

這時,婆婆見到她,突然罵道:「你有沒有教養啊,你穿著睡衣下來,你想不想活!」

葉蘊儀愣在原地。

此時她看到,丈夫就坐在餐桌前,但始終一言不發,只安靜吃著飯。

見到此情此景,葉蘊儀眼眶泛出眼光。可她不敢落淚,又硬生生逼了回去,隨後轉身上樓換衣服。

當時誰也沒留意,就在轉身那一瞬間,葉蘊儀淚如雨下。

這只是她豪門生活的常態。

自從嫁進來,葉蘊儀不能演戲,更不被允許唱歌。

她完完全全成了家庭主婦。

有一次,葉蘊儀想要改變現狀,出去拍廣告。

當天她問公公與丈夫,稱有個廣告商找自己,她想要試一下。

結果公公聽了這話,氣不打一處出,大聲咆哮:「我們陳家丟不起這個臉,幹嘛拍廣告,拋頭露面的,你要多少錢我直接開給你,你不要給我出去。」

說完,又補充道:「你出去多丟臉啊,人家說我們陳家的媳婦還要賺錢,這是什麼啊,我生意失敗了嗎?」

隨後,他又將一個支票薄扔給葉蘊儀:「你寫,你要多少錢我給你。」

葉蘊儀驚住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她抬頭望向丈夫,他始終不說話,又低著頭吃飯。

這一幕,令葉蘊儀徹底放棄。

被壓制的生活,專橫的公公婆婆,不理睬自己的丈夫,葉蘊儀始終想不通,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?

但,還未等她想明白,更嚴重的危機迎面而來。

有一天半夜,葉蘊儀起床餵奶,突然看到丈夫手機的訊息,內容讓她相當震驚。

葉蘊儀突然明白,丈夫背叛她了。

當時葉蘊儀心痛不已,但她什麼也做不了。

因為這時,她又懷孕了。

而陳柏浩似乎也不想再隱瞞,等葉蘊儀生下第二胎,主動提出要離婚。

葉蘊儀不願。

陳柏浩突然變臉,冷笑道:「你這個人啊,我告訴你就是愛慕虛榮,你就是愛錢。」

葉蘊儀望著丈夫,淚如雨下。

此時,陳柏浩非但不安慰,反而繼續咆哮:「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。」

值得一提的是,多年後,陳柏浩又找了一個女子,該女子為他生下一個兒子,正期待結婚之際,陳柏浩也是這樣,對女子說「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」。

說完這些,陳柏浩再也不願搭理妻子。

那段時期,葉蘊儀整日以淚洗面,經常躲在房內寫日記。

後來明報將這些日記公布了出來:

12月7日:為什麼他最近總是很晚才回家?不是凌晨一、二點不回家,而且明顯不理睬我,問他有什麼事,卻總是說沒有。

12月24日:今天是平安夜,早就約好和他的家人一起吃飯,但他並不理睬我,只是敷衍我幾句。

12月31日:除夕夜,我現在是孤單一人,只有一個少不更事的寶寶陪伴我。我用狂喊來發泄我內心的苦,有一次足足喊了20分鐘。

新年一過完,葉蘊儀很堅決的,主動提出了離婚。

條件只有一個,兩個孩子歸自己。

法院最終判決,孩子確實歸她,並要求陳柏浩一次性補償800萬港元(約新台幣3千萬元),並每月另付5000元(約新台幣1萬9千多元)撫養費。

5年婚姻,就此破裂。

兜兜轉轉,葉蘊儀又變成一個人。

但誰也沒想到,離婚後,陳柏浩的所作所為,更可惡了。

他不僅不給撫養費,還當眾對媒體說:「不是我不給,也不是我不愛孩子,當初我也是逼不得已,她除了愛慕虛榮,還需索無度,這樣的女人連看都不想看。」

有記者逼問:「那你為什麼還要生二胎?」

「這是意外,她本身有強烈的需要。」陳柏浩一臉無辜。

說完,還補充:「我不可以害一個生命,所以才等她生下女兒,身材好了之後才跟她提出離婚。」

此言論一發酵,此後無論葉蘊儀走到哪裡,都成了眾矢之的。

最後她不得不向法院申訴,請求禁止令封口,這事才慢慢平息。

但,經由這麼一鬧,葉蘊儀老了不少。

如果說,昔日她是人見人誇的少女精靈。

那麼今天,就成了人人戲謔的豪門棄婦。

可命運並未打算放過她。

離婚後,由於沒有經濟來源,葉蘊儀的生活陷入困境。

這時,她想要復出。

那年,她聯繫了一個導演,稱無論片酬多少都可以,只要求有戲拍。

導演答應讓她來試鏡。

見面當天,葉蘊儀猶如新生,專門拿出當年公司獎給她的項鏈,跑去典當了6萬港元(約新台幣23萬),隨後購置了一套華服去赴約。

可當她看到劇本,愣住了。

劇本粗製濫造,還有大量邊緣戲,葉蘊儀有點退縮。

導演見她這樣子,冷冷說道:「你還當自己是玉女啊?」

葉蘊儀沒有回答,失魂落魄走了。

後來她再給導演打電話,想要修改劇本,但電話無法接通。

她不放棄,又聯繫其他導演,無人願意接受。

葉蘊儀的復出之路渺茫而蒼涼。

既然演戲不成,她乾脆將目標放低,跑去拍廣告。

這時,她聯繫到一則廣告,替女子醫院做宣傳,報酬一萬(約新台幣3萬8千多元)。

葉蘊儀沒多想,立即前往。

可當她準備簽合同時,對方負責人卻說:「你前夫說你需求特別旺盛,如果我讓你拍這個廣告,你準備怎麼報答我呢?」

語氣極其曖昧。

意思再明顯不過了,他想占葉蘊儀的便宜。

葉蘊儀倉皇離去。

又一次,她的復出之路以失敗告終。

後來聽聞,她在曾志偉的介紹下,也接到過一個主持活動。

但當她出現在現場,導演竟當著眾人的面,大聲嘲笑:「啊,你怎麼叫個路邊女孩來給我主持節目啊!」

葉蘊儀羞得臉通紅。

一而再,再而三被嫌棄,葉蘊儀的人生似乎走入了無限輪迴。

自那以後,她變得很頹廢,偶爾被港媒拍到,身材臃腫不堪,臉也胖了,整個人無精打采的。

不過,命運終是沒有拋下她。

沒多久,葉蘊儀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,重遇了張敏,從此開始轉變。

2006年,葉蘊儀見到老搭檔,興許是心中苦悶,一下子說了好多話。

她的遭遇。她失敗的婚姻。她的孩子。還有她所受到的羞辱。

張敏聽完,連連嘆氣:「你當初如果不退出娛樂圈,成就一定遠在我之上。」

隨後,她告訴葉蘊儀,自己正在深圳投資房地產,如果葉蘊儀願意,可以介紹她去當房仲小姐。

人生已走到絕路,葉蘊儀別無選擇。

一回到家,她便將孩子送到父母家,自己跟隨張敏跑到深圳,準備開始新生活。

到了新地方,她化名王培,真的當起房仲小姐。

因勤奮,又肯吃苦,葉蘊儀的業績一直很好。

她本想一直平靜的生活。

但還是被人發現了。

一天,一中年男子來看房,見到葉蘊儀,突然驚呼起來:「你,你不是葉蘊儀嗎?怎麼在這裡啊?」

這句話,吸引了其他房仲小姐的注意,有人調笑稱:「如果她是葉蘊儀,那我就是張曼玉了。」

中年男子不妥協,又跑去前台,從電腦裡翻出葉蘊儀的照片,再次大呼:「太像了。」

在場人震驚。

但此時的葉蘊儀,已不是當初的葉蘊儀,她經歷過太多苦痛,已不在乎名氣了。

她只是笑笑,而後繼續做自己的事。

不過,經由這麼一事,葉蘊儀似乎想通了許多,也堅強了不少。

自此有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她,她全部一笑而過。

圖片來源:新浪娛樂

可是這樣的生活也沒能維持多久。

2年後,深圳房市急劇萎縮,葉蘊儀的業績直線下滑。

彼時她已35歲,相貌、身材、學識都比不過年輕人。

葉蘊儀左思右想,有一天深夜,她又想到復出。

命運也在這時發生了轉變。

同年底,葉蘊儀接到一個電話,是曾志偉打來的,他請葉蘊儀當一個活動的主持嘉賓。

葉蘊儀聽後,只是無聲的落淚。

當天,她就趕回香港,隨後在孩子與母親的陪同下,到達活動現場。

這一次,她不似之前那般魯莽了,接到任務後,不僅提前背好台詞,還找人化了妝,才走到活動現場。

當天,她一席黑色禮服,臉上始終掛著微笑。

自信而大方。

一場活動下來,葉蘊儀始終沉穩自若。

出乎所有人預料,活動極其成功

這時,兩個孩子走上前,一把抱住葉蘊儀,開口就是一句:「媽媽,我們愛你!」

葉蘊儀險些落淚。

此時她一回頭,曾志偉與張學友就站在眼前,他們是來捧場的。

張學友率先開了口,問到:「這幾年你是怎麼過的,發生這麼多事情,怎麼也不來找我們?」

葉蘊儀的眼淚,再也忍不住,嘩啦啦直流。

後來當活動結束,有記者特意圍住葉蘊儀,問到:你現在過得好嗎?

這一次,她沒有逃避。平靜說道:「我知道你要問什麼,我很好,也已經走出來了。」

記者繼續逼問:「那你為什麼流淚?」

葉蘊儀看了看遠方,又看了看記者,隨後說了句令人深思的話:「當事情真的發生在你身上時,沒有人能夠幫助你,你自己一定要面對現實,不然你便沒法重新上路,我做事從來不會想,現在我很感謝他讓我做新的一個人。」

說完,她轉身上了車,再也沒有回頭。

後來記者在採訪裡這樣寫到:「那天,天格外藍,久違的陰天突然轉了晴,葉蘊儀一手牽著一個孩子,在陽光下顯得格外可愛。」

是的非常可愛。

一如19歲那年,她站在舞台中央,被張菲問起「最大的願望是什麼」,葉蘊儀一臉純真:「我想當城堡裡的公主。」

而時光兜兜轉轉十幾年,她沒能當成公主,反而成了自己的女王。

這一次,她不是「糖瓷娃娃」,更不是被人捧在手心裡的甜心公主,而是葉蘊儀。

相關畫面:

影片來源:YouTube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

看更多文章

Download

Down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