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生2摯愛!才子一見鍾情「婚後被前妻捧手心」相伴55年離去 陷低谷「再遇小20歲太太」:是她救了我

貓鼻頭

2020-07-14 08:02:32

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!在一位作家失去了陪伴他55年的髮妻後,終於再次迎來人生第二春,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忘記已逝妻的恩情,兩位太太在他心中都是非常重要的存在。

作家王蒙從1953年就開始寫作,甫一出道,便完成了長篇小說《青春萬歲》。到如今,王蒙已經從事創作67年,其成果更可用「著作等身」來形容。

王蒙先生不僅文章寫得好,他的愛情故事同樣令人動容。

1950年,王蒙和姐姐王灑在公園裡散步,遇到了同樣前來公園玩耍的女二中學生崔瑞芳。而崔瑞芳明媚的笑容,讓王蒙終生難忘。而正是這樣的一見鍾情,讓王蒙和崔瑞芳結成了將近一個甲子的浪漫情緣。

後來因為工作關係,19歲的崔瑞芳和18歲的王蒙再次相遇。兩個年輕人抬頭不見低頭見,偶爾寒暄幾句。去食堂打飯,崔瑞芳常常會發現王蒙在隊伍裡搜尋著她。四目相對,相視一笑。對於這個「弟弟」,崔瑞芳倒是心境透明,不想其他。

後來對崔瑞芳一見鍾情的王蒙曾多次求愛,寫了好幾封十分動人的信,卻都被「美麗」的拒絕。

但在某天晚上十一點,仍在刻苦工作的瑞芳突然聽到一陣敲窗的聲音。原來,帶著眼鏡的王蒙正趴在窗戶上,滿臉心疼地說:「別幹了,休息一會,散散步吧!」因為有旁人在場,崔瑞芳紅著臉拒絕,他卻趴在窗戶上央求:「去吧去吧,就一會兒!」

她不再忍心拒絕。清冷的午夜,兩個年輕人沿著東四大街,在北京耀眼的霓虹燈下,刻意地保持著距離,不緊不慢地走著,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。無論話題好笑與否,都會刻意地笑,而且一笑好半天。

而這一幕,也讓年過80的王蒙記憶猶新。他曾在自傳中寫道:「千萬盞燈在為我們而照耀,我幸福得如同王子。」

最終,年輕的二人確立戀愛關係,並在不久後走進了婚姻的殿堂。

然而兩人的婚後生活,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美好。在各種運動中,王蒙受到牽連,被批判地一文不值。但對於深愛的丈夫,崔瑞芳卻一直不離不棄。即使王蒙被「發配」到苦寒的烏魯木齊,崔瑞芳仍毅然乘坐火車與丈夫同行,因為她曾經在結婚時說過:「這一輩子,無論喜樂,無論安定還是奔波,她都會跟著他。」

歷經多少風浪,王蒙最終於1979年得到平反,並和妻兒一起返回故鄉。從此王蒙的創作進入黃金期,而崔瑞芳則全心全意地照顧著他的生活。崔瑞芳經常嗔怪他,是個「一塌糊塗的呆子」、「最乖的小刺蝟」。

工作和生活中,王蒙總是迷迷糊糊,穿得褲子長一截短一截都不知道,連馬路都過不好。因此崔瑞芳總是擔心自己倒在王蒙前面,生怕這個老迷糊照顧不好自己。

然而最美的深情,也敵不過歲月的侵蝕。2012年,身體一向硬朗的崔瑞芳罹患結腸重症,最終於3月23日離去,享年80歲。這時,她那笨拙的老伴,剛剛笨手笨腳地為她做好了早餐,但她再也吃不到了。

在崔瑞芳的葬禮上,王蒙淚如雨下,更是直接跪在愛妻靈前。對此,王蒙曾悲哀地說:「我一度萬念俱灰,失去了生活的勇氣。」

正所謂「生活為你關上一扇門的時候,一定會為你打開一扇窗」。就當王蒙墮入人生的最低谷時,小他20歲的《光明日報》資深女記者單三婭女士走進了他的世界。

對於美麗秀雅的單三婭女士,王蒙可謂是一見鍾情。面對竇文濤的採訪,王蒙說:「我跟單三婭女士見面的第一分鐘我就覺得就是她,有一種被秒殺的感覺,一見鍾情。」

不到半月時間,王蒙便娶了單三婭女士,而王蒙曾經枯萎的心又再現生機。在《明年我將衰老》一文中,王蒙深情地寫道:「我必須承認,瑞芳給了我太多的溫暖與支撐,我習慣了,我只會,我也必須愛一個女人,守著一個女人,永遠通連著一個這樣的人。我完全沒有可能獨自生活下去。三婭的到來是我的救助……我永遠紀念著過往的60年、65年、80年,我期待著仍然奮鬥著未來……我要說的是生活萬歲,青春萬歲,愛情萬歲。」

王蒙續弦後,他的心靈似乎恢復了往日的年輕。在生活中,年過耄耋的王蒙沒有暮氣沉沉,用的手機是I phone,打電話、發簡訊,微信樣樣都能來。在寫作之餘,王蒙還堅持游泳、鍛煉和追劇,保持著六塊腹部肌肉。王蒙越老,他的生活卻越充滿了陽光。

然而王蒙並沒有忘記髮妻,在他的家裡,掛了兩位女性的照片,一是與新婚妻子單三婭的合照,二是已逝妻崔瑞芳的照片。

王蒙曾在書中披露,作家鐵凝曾特別送他 「高齡少男」的稱謂。鐵凝覺得王蒙在古稀之年,還像個少年人一樣對什麼事都感興趣,都躍躍欲試,真的不像是個老人。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

看更多文章

Download

Download